联系电话:  13811051385
                                                                                     

康辉:《新华字典》 我终生的良师益

文章附图

在《新华字典》编纂70年暨第12版出版座谈会现场,我们看到摆着这70年来出版的12个版本的《新华字典》。我也在看哪一版是我小学时候用过的,哪一版是我中学时候用过的,哪一版是我们现在还在用的,有一种特别熟悉和亲切的感觉。



几乎我们每一个人的成长都和《新华字典》有着非常密切的关联,我记得小学一年级学过汉语拼音之后,老师就会教我们怎么使用《新华字典》来查字,来认识字,所以从那时候开始一直到大学我读播音主持专业,一直到我今天的播音员工作,可以说《新华字典》伴随着我每一天。



我们从事的播音工作既是新闻舆论工作,同时也是语言文字工作,所以,大家经常会拿我们作为汉语普通话的标准。在一些比较偏远的地区,当地没有更多参考书的时候,一些小学老师都会和学生们说“你们去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你们去看中央电视台,那是最标准的读音”。大家拿我们当标准,我们又拿什么当标准?我们的标准就是《新华字典》,包括《现代汉语词典》,可以说它是我们工作中、生活中须臾都离不开的非常重要的工具书。


在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播音部,基本上《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每出一个新的版本,我们都会给同事人手一册。第12版《新华字典》出版之后,我们办公室的同事、演播室的同事,都在手机里下了“新华字典APP”,尤其出差时候就会更方便,比自己背着很沉的一本字典和词典更方便,所以它真的是我们终生的良师益友。

在我们的工作中,不断见证着《新华字典》在推广普通话,促进我们国家不同民族之间的交流,在传承传统文化包括现在的决胜脱贫攻坚这些方面都发挥着重要作用。有很多贫困地区特别是偏远的少数民族地区,他们是跟着《新华字典》,跟着广播电视,学习我们的通用语,以走出大山去跟外界有更多交流。


记得10年前也就是2010年12月6日,我们新闻频道播出了一个报道,我们的同事到广西很偏远的一个地方崇左龙州县武德乡去采访,就在那个小学他发现,整个三年级所有的同学只有一本《新华字典》作为可以使用的工具书。当我们看到记者拍回来的那个画面时,觉得心里会紧一下,因为那本字典已经被孩子们翻得很破了,可是在扉页上写着几句话:“此物值千金,破了伤人心,朋友借去看,千万要小心”。这些孩子会把这本已经很残破的字典当作他们特别宝贵的一本书,所以那个报道的画面到现在我都记忆犹新。这个新闻当天播出以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大家发现原来在许多偏远的地方,那些贫困地区的孩子们缺少字典,缺少这种工具书的现象还是挺多的,所以中央电视台用长达两年的时间在持续关注报道着很多边远地区孩子们是否有足够的、学习用的工具书,我们也号召全社会各界给这些地方的孩子捐赠《新华字典》,还有几位主持人一起拍过一个公益广告,叫《插上放飞梦想的翅膀》。从2010年开始,我们新闻中心播音部和商务印书馆一起在做一个系列的公益活动,名字就叫“放飞梦想的翅膀”,一直坚持到现在。今年因为疫情的关系活动还没有举行,但是我们一直在想着这件事情。这些年,我们去过陕西的洋县,去过内蒙古的四子王旗、苏尼特右旗,也去过四川汶川、福建宁德等偏远的地区,我们每一次去都会给当地中小学的孩子们送《新华字典》,我们还设立了一个奖学金,名字就叫“《新华字典》奖学金”,来资助这些贫困的孩子读书。每到一个地方,我们电视台的主持人还有商务印书馆的同仁们都会给孩子们上一堂课,这堂课就是来教他们怎样更好地使用《新华字典》,因为需要让孩子们从小知道,有这么一本工具书是多么重要,用好这本工具书有多么重要。



每一版的《新华字典》都在我们社会生活当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正如语言所的刘丹青所长说的“辞书的生命力就在于修订”,我拿到新的这版《新华字典》也翻看了,首先吸引我的就是每一页有一个二维码,这让我们的工作可以跟《新华字典》结合得更加紧密。这次第12版增补了不少新的词,也增加了一些新的语义、新的用法,这些都是与时俱进地在反映着我们社会生活当中的变化、语言的发展和时代的变迁。而且特别重要的是,我们现在每一天的工作中其实都会接触到、用到很多新的词汇,因为我们的社会生活发展变化真的太快了,但有的时候我们就会碰到一些问题,这些新的词汇我们在使用的时候到底是不是规范,是不是标准,还是那句话“因为大家老是拿我们当标准”,这时候我们就特别迫切地希望我们的辞书,我们的工具书能够及时地来收录进行修订,以给我们的工作提供更重要的规范依据,所以看到12版《新华字典》的这些变化时就特别特别高兴,当然,最方便的就是我刚才说到的,用手机可以随时随地使用“新华字典APP”。前一段时间拍摄一个节目,有一段小花絮结果还成了热搜,我们几个主持人在车里说起一个字音,就是那种贝壳类的东西到底念花蛤(ge二声)还是念花蛤(ge三声),还是念什么,当时我就说我们别争执了,拿起手机来,我们有这个APP,马上就可以查出来,那个热搜当时还起了个标题:“康辉行走的《新华字典》”。我觉得特别惭愧,特别想去解释一下,我想说,我不是行走的《新华字典》,行走的《新华字典》是手机里我下的这个“新华字典APP”。


《新华字典》真的是伴随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成长。70年、12版,也是新中国语言文字工作、语言文字事业不断推进的一个历史见证。让我们把这份热爱和敬意送给《新华字典》的每一代编纂者和出版者,真的非常感谢你们。